<kbd id='RHjj8IeMN'></kbd><address id='RHjj8IeMN'><style id='RHjj8IeMN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RHjj8IeMN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<kbd id='RHjj8IeMN'></kbd><address id='RHjj8IeMN'><style id='RHjj8IeMN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RHjj8IeMN'></button>

                  首页

                  爱你,还是爱自己

                  发表时间:2018-02-25 10:59 来源:校园动态

                  刚毕业工作的那两年,凡歌坚持每个假期都回家,平时保证每周往家里打电话,尽管电话的内容几乎每次都一样,她依然愿意坚持

                  大部分父母之爱也并非是无条件的。很多时候,“爱”成为了一种保持关系的交换条件。我是为你好的,所以你应该听从我,否则就是你不对。你的生命是我给的,我养育了你,你不听我的,就是不孝。然而,这样的爱,都是从“我”的角度出发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父母,都说是可以无条件爱你一辈子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简单收拾过,凡歌兴致勃勃的打开了那个摆放得整整齐齐的礼物包。奶奶的点心盒、母亲的毛衣,父亲的羊绒围巾,外甥女的芭比娃娃,小侄子的乐高积木和轨道小火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凡歌,出生在一线城市的独生女,大学考入了另一座一线城市。毕业后没有回老家,而是选择留下来做自己想做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长,对一个没有离家工作的人来说真的不短。

                  渐渐的,凡歌感觉与家保持这样的联系,像是在尽义务,她希望每次电话里能有一点内容,能聊一会天,能讲一点故事,而不仅仅只有“你那怎么样?冷不冷?按时吃饭,别委屈自己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合上笔记本,凡歌进里屋靠着叠好的被服躺下,头炸开一样的疼。她想,自己现在一年才回一次家,怎么就不能像久别的人儿那样叙叙家常,说说一年来都发生了什么?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,能不能让彼此有所了解,而不仅仅是“常规套路”?没有找男朋友,是因为自己目前还不确定以后在哪个城市发展。到哪都是一堆道理和框框,到底是谁找男友呢?没男友就是罪过吗?为什么就不能听听当事人自己是怎么想的呢?

                  一年回一次家,所以这几天的主要任务就是见能见到的所有七大姑八大姨。见面形式也基本就是吃饭、盘问、给小字辈发红包。

                  对凡歌来说,她渴望的是被“看到”,被自己心里最亲近的人“看到”!她希望父母可以给她一些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。她希望在父母眼里,自己是个有骨血,有情感需要的活生生的人,而不仅仅停留在吃饱穿暖的生理需要上。然而,对她来说,这些都是奢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凡歌越来越不愿意给家里打电话,于是从每周一个电话延长到两周,后来一个月。家里也很少会电话她,说没什么事,不想让她分心。 再后来,五一十一这样的假期,凡歌不回家了,只有春节才回去。尽管她心里充满了想念,可想起那没办法交流的尴尬场面,不如让思念成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凡歌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可她觉得这是该做的,不管他们怎么说,该买还是得买的。在凡歌心里,总会有一个小小的期待,万一买回来的东西父母特别喜欢,能夸她那么一两句。

                  短,对离家在外漂泊异乡的人来说真的不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凡歌想让母亲试试那件转了好几个商场才买下的开身毛衣,年龄大了不好再穿套头的衣服了。“放那吧,买都买了,试不试的不也不能退了嘛?以后别给我买衣服哇,不合适麻烦。”凡歌觉得噎得慌。好在父亲把围巾在脖子上象征性的围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凡歌,独生子女。虽说从小没受过什么苦,但记忆里好像也没有得到过什么宠爱,更多的是吃饱穿暖,不比同学的差。可,放学红着眼圈噘着嘴回家不会有人问学校发生了什么;考试成绩不理想只有粗心不认真的指责,没有人帮助她分析原因,更不用说任何鼓励;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没过试用期,只得到母亲一句:路是你自己找的,活该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凡歌的故事,我们看起来好像并不陌生,甚至可能在一部分人眼里觉得这是生活的日常,不算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漂,不仅是一个状态,更是一种感觉,心在何处的感觉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,每次这样做的时候,她会得到类似的答复: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,我们也管不了你,当初让你回来工作,你不干,现在赖谁呢?还有事吗?没事挂了吧,长途挺贵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凡歌有个习惯,就是不带家里钥匙,她习惯了敲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凡歌不作答,回了自己屋,打开了笔记本。 没出十分钟,母亲就进来了:“你说你,上班整天抱个机器那是没办法,一年回来一趟,还抱着个不撒手,你那眼睛还要不要呀?累瞎了,谁也替不了你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如果我们发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可能永远都得不到,还要不要一直还想要呢?是一直抱着?还是放下?要 还是 不要,是个问题!

                  春节假期结束了,小伙伴们,要收心了哦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刚满十岁的小外甥居然不要现金红包,非要微信转账,说给现钱就没了。现在的孩子呀,都是人精儿!凡歌不得不感叹时代的变化,让自己感觉到不是一般的落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爱你,所以我愿意用你想要的方式爱你! 我们没有办法选择出生的家庭和父母。而我们的成长过程中,随着外在因素和内在需要的变化,认知也同样会发生变化,对“爱”自然也就会赋予不同的理解和含义了。我们在付出爱的时候,是自然而然的用自己的方式去爱人呢?还是愿意用对方需要的方式去爱人呢?

                  只有凡歌心里知道,自己是多么渴望一个来自于父母的拥抱,告诉她他们爱她,哪怕是做错了事,而不是每次电话里都是那句熟悉的:“有事吗?没事挂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家,都说是可以避风的港。

                  id="mp-editor">
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LOVE心理合作伙伴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----崔伟

                  几乎千篇一律的盘问,无外乎工作好不好,有没有男朋友,得知没有以后,又是一堆谆谆教导:要找什么样的;不能找什么样的;异地的不行、农村的不可以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凡歌决定把车票改签到前一天,她实在在家待不下去了,她宁愿独自在自己工作的地方,至少还有自由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样的渴望,凡歌没有和父母说过,因为在母亲眼里,自己不是孩子了,一切的“肌肤之亲”都是“犯贱”的表现。她几乎得不到母亲任何主动的亲近,哪怕是并肩挎臂行走,哪怕是一年只见一次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2月14日,情人节那天,凡歌回家的航班晚点一个半小时,说是空管。机场进城的大巴上,凡歌拨通了家里的电话:“妈,飞机晚点了,刚上大巴……”,“回来吧,等着你呢。”凡歌心里暖意融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七天的假期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三四天的光景,凡歌感觉自己像行尸走肉一样的走着“春节程序”,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只有在奶奶家,老太太没有宣讲择偶标准,而是说:“你能不能着点急呀,让我活着的时候看见你的婚礼!死了也闭眼哇!”凡歌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,惭愧、不安、烦躁,好像自己被一大推关系控制着,情绪也被他们左右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凡歌特别想和父母讲讲自己在工作中遇到的那些事,好的、糟糕的都想说,她觉得只有亲人才可以放心的说,她想和他们分享生命里的每一个脚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亲戚家回到自己家,母亲不会多说什么,只一句:“自己的事,自己惦记着,别让人家老问!弟弟妹妹们都结婚了,你就甭着急!”父亲什么都不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自私的爱,用自己以为是爱的方式去爱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形成这样局面的原因是多面的:也许在父母的认知里,从小到大给孩子尽可能的物质和教育就可以了;也许父母觉得天天看着孩子在眼前晃悠就是“看见”了;也许在父母还是孩子的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,只是时代和认知不一样,当时不觉得这样痛苦;也许父母根本就没有“爱”的能力,他们用他们以为的方式去爱,就以为是爱了;也许父母觉得他们给孩子所有的提醒都是出于善意的,所以如果不听从就是孩子不懂事了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想想看,我们的父母当初也是孩子,他们也是在他们父母的“养育”下成长成如今的样子的。而父母养育子女的观念和方式是受到当时的社会背景、家庭经济环境、受教育背景、综合认知等多方面因素影响的。 父母之爱并非与生俱来。 爱,实际上是一种能力,如同一种本领一样,跟随着我们的生命历程不断效仿、沿袭,在体验中习得。

                  凡歌心里涌出一点小小的不快,不管怎么样,好歹也是一千多里地背回来的,虽说什么都有,可心意啊! 不过,这样的对话是凡歌家的日常。她知道父母是心疼自己,可永远都是好话不知道好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回来啦,等着你呢!吃饭没有哇?”母亲的脸上挂着笑。“闺女回来啦!”父亲也出来了,一把接过了凡歌提在手里的双肩背和礼物包裹,“家里什么都有,瞎买什么东西啊?挺沉的!以后别瞎折腾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真正的爱,用对方想要的方式去爱。